×
温哥华时间: 多伦多时间: 蒙特利尔时间: 登录/注册
北美洲
美国
加拿大
加勒比护照
欧洲
德国
英国
希腊
意大利
法国
奥地利
爱尔兰
北欧
西班牙
葡萄牙
马耳他
塞浦路斯
亚洲
日本
新加坡
土耳其
大洋洲
澳大利亚
新西兰
瓦努阿图
 生活 2017.03.17 魏什么

看看你是否正走在从中产到一夜致贫的大路上?

任志强、叶檀说:从中产到一夜致贫,我们有很多捷径,比如生病、结婚、生二胎、创业,中国的中产阶级成为了这个国家生活最累,危机感最重的一个群体。

从中产到一夜致贫,我们有很多捷径,比如生病、结婚、生二胎、创业…

中产阶级是中国现在一个庞大个群体,他们是高等学院毕业,照理来说他们应该是生活得最轻松的一个群体,但是他们现在却成为最有危机感的一群人。


  我们缺的何止是学区房,我们缺得还有尊严  


叶檀说:

中国有好几种捷径,可以让你顺利从中产阶层打回到赤贫阶层的。一般在城市的中产来说,他的尊严是不够的,比如我去看个病,我还得求人;出去吃个饭,还跟人吵架;出门旅游吧,上山看人头,下山看屁股。确实尊严很少。


任志强说:

如果算上教育、医疗的福利,我们的中产阶级还不如美国的一般家庭。为什么中国很年轻的人就拎着LV包,过着很富足的生活,在国际上,这可能是年老的、起码是中老年人才能过的生活。就如日本的老年妇女才拿一个LV包。就因为中国人缺乏尊严,所以他觉得这个代表我有钱,可以代表我比别人更高一等。所以他用各种各样外在的东西来表现。如果内心或者说你自己感觉到很安全的话,实际上你是不需要这些东西的。比如Facebook老板小扎开个破车,但他不觉得自己没有尊严。


这让人不禁联想到最近北京高价学区房的事,“39平米学区房25万一平”,“清华毕业买不起清华学区房”等等…


在这个社会上,有人从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匙,生活在金字塔顶尖,他们的衣食无忧,生活丰富多采弥漫着奢侈的气息。这部分人是不需要买学区房的,因为他们大多数会选择出国或是就读私立学校,还有的会选择直接出国留学,移民定居等,人生一路顺风顺水,不需要为生活而担忧。

学校.jpg

  中产阶级的困境  


但是并非人人有如此好命,如果你并没有一出生站在金字塔顶端呢?


近几日的北大博士因为不堪北京高昂的房价和教育成本,含泪逃离北京。随后,清华的博士们和硕士们纷纷附和道,他们在北京没有办法生存下来的境遇。他们接受着中国顶尖的教育,在行业内最好的机构工作,是当今社会的青年才俊,按理来说,他们是中国中产阶级的佼佼者,然而令人吃惊的是,作为中产阶级的人群,他们在北京却无法满足基本生存需求。他们的境遇反映出了当今中国中产阶级的困境:缺乏安全感,脆弱,焦虑,对未来不抱有希望。


2016年7月,《经济学人》杂志指出:中国的中产阶层有2.25亿人,他们是目前全球最焦虑的人。该文对中国中产阶层的定义是:“家庭年收入在1.15万到4.3万美元,即家庭年收入8万到30万元人民币之间的群体。”


在美国,中产阶级已经可以拥有自己的高级轿车以及独立楼房,并且在房屋的草坪上孩子们在互相打闹。而中国的中产家庭与美国的中产家庭却拥有完全不同的生活。由于美国人有购买商业保险的习惯,所以即便家中有老人,负担也并不大。


在北京,一个中产家庭现在住着一百平米左右的房子,开着普通的车,但是即便如此,夫妻双方依旧背负着沉重的房贷车贷,与此同时,还没到孩子的适学年龄,就要开始攒钱购买昂贵的学区房。家中如果老人健在,身体健康还好,但是一旦老人有什么重大疾病,加上保险不完全报销,又会给家庭增重经济负担,使得中产家庭被打回社会底层。


其实在中国,中产阶级是一个最苦的群体。他们需要面对的有:一方面急切上升为富裕阶级的欲望;另一方面又将面临一不小心就会回到社会底层的恐惧。所以他们极具的不安,对于生活紧张,过得战战兢兢,所以他们是这个中国社会中活得身心疲惫的一个群体,同时也是一个极为脆弱的群体。

中产阶级.jpg

2015年的股灾就真切测试出中产有多么脆弱。这两年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双创很可能又是一次对中产阶层的集体收割。


社会学家孙立平分析的:

“我们学校现在也忽悠,忽悠学生们,要淡化就业意识,要增强创业意识,你别一入学就想怎么就业,要想将来怎么创业。问题是,现在很多在市场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企业家都不知道干什么,都束手无策,你连校门都没有出的大学生就知道干什么?这当中能不能出一两个比尔盖茨,这倒有可能,但是大部分人是创不成的,不但创不成,弄不好把老爸、老妈在股市赔完还剩下的那点钱再给创进去。这个弄不好对中产阶层又是一次洗劫。”

 

同时,还有一个因素是日益高涨的房价。房价的狂涨让原本追求安定的中产阶级不再稳定,他们背上了越来越重的房贷,以及教育资源分配不公带来的学区房这一种畸形的现象,这让中产阶级在北京等一线城市难以立足。最近一个论调流行起来:北京的房价就应该高,你买不起怪你没本事没钱,不能怪房价高,就像一篇公号文章所说的,“就算清北硕士集体离开北京,北京也不会难过!”这种没钱活该的逻辑,背地里是一种为权贵阶层代言的弱肉强食,得便宜卖乖的流氓思维。这样的逻辑盛行社会,只能导致每个人都充满怨气,由怨气延伸为戾气和杀气,从而导致社会底线一再被践踏,这也就是社会学家孙立平所说的,社会的溃败。


当然还有一点不得不提,当社会福利不能提供足够保障,每个人只能小心翼翼的维护自己的一切。


所以也许中国的中产可能有傲视欧美中产阶级的收入,却未必有真正中产的心态。中产家庭里,一旦遇到父母亲经历疾病等风险,他们就不得不施以援手,从而降低自己的消费水平。这就会在很大程度上淡化自己对中产阶层的认同心理。多项调查发现,在中国的中产阶层中,自己认同于中产阶层的比例相对较低,也就是说,他们是被中产了。

 

一个社会如果无法为中产阶层提供希望的话,这个社会将是一潭死水。中产阶层本应是一个社会最具活力,最有消费潜力的阶层,但是当今的各种压力如五指山一样压在中国的中产阶层身上,他们负重前行,战战兢兢。一不小心,他们拼命努力得到的一切就会化为泡影,返回贫困阶层。

 

  有一种中产精英的痛叫做“非京籍”  

 

对于没有户口的你我而言,不管你是CBD girl,还是中关村CXO,或者是昌平名媛,只要你当了妈妈,在孩子入学时,你都将统一称为“非京籍家长”。

 

即便坐在星巴克、哈根达斯的落地窗前,认为这是我的家园。可是,你想过吗?我们也许过的只是一种“假生活”,我们其实并不属于这里。

 

当然,如果能承担一年几十万就读国际学校的费用,这样的非京籍就不在乎户籍了。初中或者高一下半年让孩子去国外读初高中,然后继续申请考当地的大学。 

孩子读书.jpg

有网友评论说:

非京籍孩子的选择可比京籍孩子的选择多多了,北京没有满意的学校可以回老家,京籍的孩子的教育资源被非京籍孩子抢占了后却只能剩下什么学校上什么学校,政策卡的都是没钱没权的老百姓,不分京籍非京籍,享受北京优质教育资源的全都是有钱有权的京籍和非京籍的孩子们,没钱没权的非京籍孩子们还可以回老家,没钱没权的京籍孩子们呢,毫无退路!所以不要分京籍和非京籍,只分有钱有权和无钱无权!

 

麻辣婶:

北京户口暂时是肯定不可能放开政策的,户口问题将会直接关系到教育和医疗资源问题,一旦放开政策,那么资源全国平均,房地产行业将会受到冲击,随即会影响财政与政府。 但是随着二胎政策的开放,有很多北京籍的家庭已经生育或是正在考虑生二胎。所以将来北京的教育资源会更加的紧张,政府肯定会首先保证北京籍的孩子上学。


所以没有北京户口的家庭可以考虑将孩子送回原户籍上学,这样或许可以不用花高昂的价钱挤破脑袋的进入学校,但是同时也可以接受良好的教育,进入重点学校,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差别。


如果你孩子初三或高一,婶还可以给你推荐个五洲华侨生的高考捷径


  学区房之难  


但是当你有了北京户口之后伴随的另外一个难题又随之出现。北京房价之高,如何能买得起房,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困扰。


有个叫塞冬的作者,从西城区人口出生数来考证了为啥北京户口的娃也要面临激烈竞争了

西城.jpg

为什么国家高学历人才也这么难在北京给孩子买学区房?

 

每年在北京新增的985以上的高校本硕博毕业生,是小几万人的规模。西城+海淀目前每年有约4万个小学学位,假设1/3是优质学区,那就是1.3万个,其中不到一半可以拿出来交易,也就是买学区房。与高学历人才竞争人数极多,显然是狼多肉少了!


由于自己本身毕业于高等学府,绝不能让孩子不如自己的心态导致他们放弃给自己的子女读名牌学院的心是不可能的。于是,西城和海淀的优质学区房,实际上是对留京的顶尖大学毕业生的再一轮残酷的筛选。


麻辣婶:

这种情况在十年内是不会得到很好的解决的,因为随着二胎政策的全面开放,2018年-2022年,北京有可能将会迎来有史以来最高的出生高峰,也就是说,优质学区的需求只会有增无减。


北京楼市调控升级,实施“认房又认贷”二套房首付比例提至60%,所以中产阶级的生活困境依旧会继续下去。

本文由 移民11 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 本文连接
http://www.yimin11.com/Article/187.html
关注微信公众号yimin11(yimin_11)了解更多最新移民政策 ,优惠信息。
6303
您的私人规划师会在2小时内跟您沟通~

我们会对您的电话严格保密,请保持电话畅通。
公休假日可能会顺延,请您耐心等候。

我知道了